小花鹿烤餅乾

花鹿☺️台灣人
大馬甜心的槍下亡魂,混亂的帳號什麼都發
請保持禮貌 歡迎任何邀約 請私信

娃用Ins:

Pinocchio0717


最近沒寫文就在玩娃😌

Emmmmmm相信大家都知道怎麼回事

奶尤农汤車車就過陣子再發啦


沒有刻意吊大家胃口


 雖然在台灣好像沒有影響但還是保命要緊👌啵

奇妙的食光直接讓我幸福爆炸

只要飯的久不怕沒售後😢

為All尤乾杯....

「奶尤农汤」中暑

Alpha石虎农x聞不到信息素Omega兔子尤

好久不見的短文警告🤪會有後續

沈浸在石虎农之中🤦🏻‍♀️速速打沒檢查(哎)


一如既往的OOC可能/繁體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車子越往北駛,尤長靖就覺得越不安,自從他上車後,陳立農就沒有說過半句話,可能是他在外面玩到中暑,打給陳立農要他來載,惹得他不高興,尤長靖也覺得自己有點任性,才這麼一小段路早知道自己回去了。


太過專注在陳立農的動作上,神經緊繃讓他感覺有點暈車,想吐又很熱。


而陳立農幾乎每三秒就從後視鏡瞥他一眼,握方向盤的手抓得很緊,也變得不耐煩,甚至逼得自己的石虎耳朵就這樣蹦出來,尾巴也啪啪啪啪的甩在皮椅上。


尤長靖攤座在後座上,也透過後視鏡看他,勉強起了身抓住陳立農的尾巴,手溫燙得嚇人,陳立農震了一下之後顯得更不耐煩,尾巴在尤長靖手裡嘗試掙脫,卻以失敗告終。


「不要生氣嘛......我下次自己回去......」


尤長靖靠在車窗上,他想吐,想下車透透風,陳立農害他神經緊張的不行,吸了吸鼻子,有點想哭。


「不要生氣?你還想有下次?玩到中暑?」


陳立農壓抑著語氣,靈魂質問尤長靖,耳朵繃得緊緊的,在家門口停了車,轉頭瞪著他。


「你難道不知道你發情了嗎?」

「尤点灵」套圈圈

雪國列車 All尤主題聯文第四站

架空的古風小短文

少爺超x醫生u

一如既往的可能OOC


最近長了智齒,酸苦辣的生活快使我寫不出甜文(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最近府裡入了一位新的小醫生,叫做尤長靖,只知道是從外地而來,別人醫不好的他都能醫好,他醫不好的可能就得歸天了,看著年紀特別小,難免讓旁邊人擔心這個小醫生會不會經驗不足,把小少爺給顧壞了。


李英超身為有錢人家的公子,身體卻遠沒有其他弟妹健康,帶著老是咳嗽的毛病,但尤長靖只來了一個冬季,就把纏著李英超的毛病給清理的乾乾淨淨,不僅讓人對尤長靖刮目相看,也讓李英超對這個小醫生極度信任,食物跟藥品都要經過尤長靖的手才肯吃。


想討好少爺得先討好尤長靖,似乎已經變成了府裡默認的規矩。
-----------------
陸定昊一早就拿著掃把,漫不經心的在院子裡掃地,春天很快就到來,這個月份京城幾乎日日都有夜市,他心心念念的芝麻糊可要沒了,按照規矩他不能隨意出府,只能乾巴巴的度過這個沒有芝麻糊的月份,等著家裡人給他寄。


不對呀。

陸定昊靈光一閃,用掃把敲了一下地板。

這不是還有尤長靖嗎?反正他本來就不住在府裡啊!


「哎你就幫我帶一下嘛!」


幾乎是當下陸定昊就拿著掃把溜進尤長靖的藥房裡,府內為了方便,給尤長靖置辦了一個小藥房,尤長靖正帶著個小藥童給李英超抓藥,陸定昊一看就拉著他的袖子一邊裝哭一邊拜託他。


「好好好,你別搖了我頭好暈阿!」


-------


也不知道李英超是從哪裡聽來的消息,傳到他耳裡時已經變成尤長靖要自己去夜市大玩特玩了。


「我也要去!」


「夜市人多複雜,你在府裡待著不好嗎?」


尤長靖端著個藥碗,臉皺的像吃了酸梅一樣,先不說李英超的身體還在調養,萬一有錢人家的少爺有什麼三長兩短,他窮到脫褲都賠不起。

「這樣吧,你買什麼我付錢。」李英超看尤長靖面有難色,先添了一句。

「可是......」

「你吃什麼我也付。」又添了一句。

「好吧......你不要搗亂喔!不可以亂跑喔!」

--------
夜市果然如李英超想像的一樣熱鬧,各式各樣的小燈籠掛了整條街,商人的叫賣聲和食物的香味交錯著,還能看見幾隻小狗在地上蹦跳,向人類討著食物。


「這是個啥?」


李英超牽著尤長靖的手,看到什麼沒見過的就問問尤長靖,有一個攤子上放了好多好多的小玩具,還有一些人在攤前,拿著一串木頭圈圈扼腕嘆息。


「這叫套圈圈,套中想要的就能帶回去了。」

尤長靖嚼著李英超付錢買的糖葫蘆,一邊無奈的抬頭給他解釋,可惡,吃光你的小荷包喔。


「那你還挺有見識的嘛,怎麼,外地也有這東西嗎?」


李英超點點頭,又看了一下尤長靖嘴邊的糖渣,笑的有點浮誇。


「這是常識!而且我比你大欸!」


尤長靖用拳頭錘了下李英超的胸口,看了看那些反著光的小玩意兒,又低頭搗鼓手上那串糖葫蘆。


「你想要那個嗎?我套給你。」


李英超隨便指了個小玩具,黃色的玻璃小兔子,倒有點像尤長靖桌上那個錦囊的圖案。


「你套的到嗎?」

尤長靖明顯興奮了起來,聲音也高了幾個調,但馬上又搖搖頭。

「不要好了,那都是騙人的,我都沒有套到過,你沒玩過怎麼可能套的到。」


「說套給你就套給你,囉哩叭唆的。」


李英超說完就付了錢,拿了幾個圈圈開始往小兔子身上扔。

第一輪果然不負眾望的什麼都沒套上,木圈在地上敲出喀啦喀啦的聲響。

「我那是暖身!」

「我試手氣!」

事不從人願,直到第三輪李英超才套中那個小兔子,這時尤長靖都吃完糖葫蘆了。


「我就跟你說不好套吧!」

尤長靖笑得很大聲,還用手緩了緩自己的胸口。

「這什麼爛遊戲!」

李英超有點惱羞,撅著嘴把小兔子塞進尤長靖懷裡轉身就走。

「哎你別生氣嘛!第一次這樣很厲害了!」

尤長靖拉住李英超的手,笑得開心,拿著那個小兔子仔細瞧了瞧。

「那你笑啥!小心我拿個大圈圈把你套進府裡!」

「這不是套中了嗎?」

那天後來發生的事,李英超一件都沒記住,唯一記得的只有尤長靖在燈籠下,拿著那個小兔子親了親他的眼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請繼續旅程吧,前方到站 @宁珂珞Chloe 

為尤点灵乾杯🍻✌🏻✌🏻✌🏻✌🏻✌🏻✌🏻

月餅節快樂☺️☺️☺️

祝在座各位小兔兔都能飛升🌕🌃🐰


我家貓咪的手手☺️☺️

「尤点灵」漂向北方

混血吸血鬼超+魔法藥劑師uu


*OOC可能

*手機排版/繁體注意


我喪心病狂的喜歡尤点灵(X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尤長靖呆住了。


尤長靖在魔法陣前面愣住,張大嘴看著他剛施過法的陣上,躺了一個小男生。


怎麼會發生這種事?

他的魔法可是從來沒有出錯過,更不可能發生這種只是轉移,卻多出了一個小男生的意外。

尤長靖嚇軟了腿,榮浩老師並沒有告訴過他發生這種事應該怎麼處理,按理說也不可能發生。


他打量了縮成一團的小男生,白皙的皮膚,淡淡的黑眼圈,黑長的指甲,看起來價值不斐的衣裝。


怎麼看都是吸血鬼,怎麼看都是。


這可怎麼辦才好,難道他不小心偷了誰家的小孩嗎?


思考片刻後,尤長靖拍拍自己的臉,想著也只能先安置好,再想辦法找找他的家人,他用的是物品的轉移咒,逆轉送回去太危險了,天曉得這個小孩是怎麼安然無恙的被丟過來,尤長靖有點頭疼,施了個漂浮咒把人移到床上,開始翻閱相關書籍。

——

灵超一起床就發現周遭的環境不對。


不是熟悉的地下棺材,也不是古堡大廳,映入眼簾的是木製的房屋,周遭堆積著各式各樣的藥品和書籍,還瀰漫著一種甜膩的香味。


什麼鬼地方?


他揉著臉掀開被子,陽光曬得灵超臉疼,混血吸血鬼不怕陽光,但曬多了還是會痛。


地板是暖的,他輕手輕腳的出了房門,很快就看到樓梯,不像古堡又大又冷,這裡比較像是童話裡小精靈的房子。


他悄悄的下樓,在轉角觀察一樓的情景,一樓比二樓大多了,書籍多到混亂,一個穿著小袍子的男生坐在椅子上,就著窗外的陽光研讀書籍。


灵超想這就是書上的小精靈沒錯了,看來還是個博學多聞的小精靈。

小精靈旁邊還有隻黑貓,灵超一下樓就抬了眼,伸了個懶腰後就對著灵超叫。


「啊!你醒了!」


尤長靖順著貓叫聲轉頭,那個小吸血鬼扶著樓梯把手,呆呆地看著他。


「這裡是哪裡?」


灵超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,畢竟誰一覺醒來發現自己在別人家的時候不慌張呢。


「我叫尤長靖,是魔法師啦,早上好像魔法失控了,不小心把你弄來這邊,不好意思哦,吸血鬼吃蛋糕嗎?」


尤長靖拉著灵超坐到了椅子上,一邊施咒給灵超泡茶拿點心,一邊嘰哩呱啦的跟他解釋。


「吃吃吃!我是混血的可以吃!」


灵超對這個尤長靖有點好感,畢竟他三個哥哥可是純種,一點都不懂人類食物的美好,少數服從多數,他上次看到草莓蛋糕,都已經是前個世紀的事了。


灵超一邊吃一邊跟尤長靖聊天,得知了尤長靖是做藥劑的,這是他家,而尤長靖得知的是灵超的名字,還有三個哥哥,住在遙遠的北方大陸。


可這裡是南方啊。


尤長靖有點尷尬,現在長程轉移魔法是禁止的,北方大陸距離這裡可是三個長程,如果他早上的魔法就已經算違法,那要送灵超回去的話就要再違法三次,是會被拔除魔法師資格的。


他抓抓頭跟灵超解釋了一下還不能送他回去的原因,幸好灵超對他家很感興趣,一直說不急著回去,聯絡一下就好。


尤長靖只好帶他到一個大鏡子前,嘗試找找他哥哥,就好比人類的通訊方式,對面很快就連上,一看到灵超的影像就破口大罵。


「你翅膀硬啦!會飛了啊!」


光是跟對面解釋就花了尤長靖一個下午,灵超也尷尬的在旁邊乖乖坐著,如果這時候有不知情的人進來,可能會以為是小朋友偷跑出門正在被家長罵。


通話結束後,尤長靖一頭冷汗的把鏡子放回原位。

灵超則是坐在椅子上對他吐了下舌頭以示抱歉。


看來要回到北方大陸,還需要一點點努力。


uu生日快樂😢😢我的天賜主唱大寶貝


本來想寫個生賀文

結果還是沒動筆

一直在刷微博🤣🤣圖源見圖


太多話放心裡就好😢😢


「坤尤/蔡尤」徐志摩

c大調系列文 同一個世界觀

可以當C大調後續

一小段上線的Justin🌞


*OOC可能

*手機排版/繁體注意


一個混更的小短文!開學啦!

最近參了一個All尤聯文活動☺️會寫尤点灵

然後辦了微信🌞

歡迎++跟我聊cp(可私信問id)


—————

蔡徐坤在籃球場邊,嘗試避開操場上的人群看尤長靖,現在是網球社的休息時間,陸定昊拿著自己的水瓶批哩啪啦的跟尤長靖說話。


今天尤長靖穿的是蔡徐坤的外套,尤長靖比他小隻很多,網球社的社褲又短,不仔細看像沒穿褲子一樣,白嫩的大腿配上短襪,真危險。


「哎那不是蔡徐坤嗎?他不打球站在那裡幹嘛?當籃球架?」


陸定昊喝著自己的水,對蔡徐坤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,示意尤長靖轉過去看。


「啊?」


尤長靖擰緊了自己保溫杯的蓋子,順著陸定昊說的方向轉身去看,果然看到蔡徐坤抱著一顆籃球,一看他轉頭就對他揮手。


尤長靖拿著自己的保溫杯也舉高手對他揮了兩下。


「哎呦!出頭天囉?嫁人囉?」


陸定昊嫌棄的縮了縮脖子,假裝噁心的吐了舌頭。


「我看你外套也是他的吧?」


又接著翻了兩下白眼,嫌棄三件套。


「哈哈哈!他借我的啦!我的拿去洗了。」


尤長靖被陸定昊的反應逗笑,他沒有說謊,他的體育外套在上個星期被灵超弄髒,小學弟手一滑奶茶全倒在他身上,嚇得灵超瘋狂道歉,又把他的外套拿去送洗,奶茶漬估計沒那麼好清理,還要一段時間吧。


蔡徐坤看著尤長靖又轉回去跟陸定昊打鬧,他也坐了下來,拿起水喝了兩口。


晚飯是蔡徐坤主動邀約,兩個人在學校附近的小餐廳解決,又一起散步走回宿舍,蔡徐坤幾乎與網路隔絕,他不知道現在的學生都是怎麼告白的,又怕太突然會嚇到尤長靖。


回宿舍的途中,蔡徐坤突然想起來Justin說的那些屁話,其中好像就有一段。


“我想和你一起睡覺,是色狼,我想和你一起起床,是徐志摩。”


當時Justin滑著微博,每看到一個段子就唸出來,眾多段子中,也不曉得蔡徐坤怎麼只記住了這個。


「長靖。」


但他覺得可以試試看。


尤長靖啊了一聲當作回應,繼續跟他手上的飲料作對,戳了好幾下都沒能把吸管戳進飲料杯裡。


「我想跟你一起起床。」


蔡徐坤接過吸管,一下就成功了,也不知道尤長靖怎麼弄了那麼久。


尤長靖拿著飲料,對他歪著頭,還在理解蔡徐坤的意思。


「哦......那我明天去你們宿舍叫你吧。」


蔡徐坤突然好奇,剛剛的自己怎麼會覺得尤長靖接的到梗呢。